> 新闻中心 > 娱乐 > 正文

跑酷达人 享受飞檐走壁 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

导读 [摘要]“他是3届世界跑酷大赛冠军,是世界跑酷圈里的‘菲尔普斯’。”蒂姆是张云鹏心中的偶像,而现在,“国外的跑酷人都知道我把他的纪录破了。” 张云鹏通过跑酷享受在城市间

[摘要]“他是3届世界跑酷大赛冠军,是世界跑酷圈里的‘菲尔普斯’。”蒂姆是张云鹏心中的偶像,而现在,“国外的跑酷人都知道我把他的纪录破了。”

张云鹏通过跑酷享受在城市间自由穿梭的浪漫。 张云鹏/供图

6.82秒、6.71秒、6.14秒,在“相距2.5米,高度递增,最高离地4.4米”的10根横杆上,张云鹏3次用立定跳远的方式迅速“登顶”,他脚上的红色运动鞋,每次落在横杆上都像一只点水的红蜻蜓,敏捷而轻盈。

大年初六,张云鹏在荧幕前观看着自己在中央电视台“吉尼斯中国之夜”上的表现,他第3次的挑战成绩不仅击败了来自英国的对手凯·麦基弗和跑酷大师蒂姆·西弗,还打破了由蒂姆保持的跳跃10根横杆用时6.36秒的吉尼斯世界纪录。“他是3届世界跑酷大赛冠军,是世界跑酷圈里的‘菲尔普斯’。”蒂姆是张云鹏心中的偶像,而现在,“国外的跑酷人都知道我把他的纪录破了。”

一夜之间,这个来自山西大同的21岁年轻人在微博上被称作“中国的骄傲”,他也因“第一次被那么多姑娘表白”而红了脸。但有一条微博,尽管沉匿在众多信息中,还是被张云鹏发现了,“儿子张云鹏传来特大喜讯,对决两名世界跑酷大师级选手,一举创造一项新的跑酷世界纪录。当老爸的真为他高兴。”父亲不声不响地为他玩起了微博,在为数不多的评论中,面对“有个如此牛的儿子”,父亲回复“哈哈,我也没想到啊!”

接触跑酷6年,张云鹏的成长快得让人意想不到。“很难看出他在练习跑酷之前是干什么的。看到他,就觉得永远不要低估一名自由跑酷者,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能做什么或他将要做什么。”张云鹏19岁时,跑友对他的评价后来得到印证——2012年全球水上跑酷大师赛,他排名第10;2013年欢乐谷全国跑酷争霸赛,他获得竞速冠军;目前,张云鹏是中国猩猩跳定点纪录、双金刚过汽车以及高空定杆纪录保持者。

但在练习跑酷之前,很难看出,一身书卷气的张云鹏是“不爱上学,沉迷网络游戏”的问题少年。2008年,他无意中看到一则国内的跑酷视频,动作简单到“当时以为跑酷就是走栏杆”,直到第二年,一段国外高难度跑酷视频才撞开了张云鹏的心扉。于是,独自在大同练习的张云鹏在网上得知太原有跑酷团队,便开始了每个周末在火车上憧憬未来的生活——每次260公里、8小时车程、近400元的花销,两个月后,“能在中国见到志同道合的朋友”那股高兴劲儿仍在发酵,但精力和财力却开了小差,“我决定去太原上学,练跑酷。”

张云鹏下定决心的时候,跑酷在中国刚刚萌芽,“没有人理解,大人都觉得挺烦挺讨厌的,蹦上蹦下,不老实在家待着,损坏了公物还容易受伤。”张云鹏回忆,尽管当时父母不太支持,但“练了跑酷以后再也不沉迷网游”的变化,和自己对跑酷的执着,还是让他在成为山西省体育学院学生的同时,有了练习跑酷的空间。慢慢地,张云鹏才体会到“把整个城市当作一个大训练场,一切围墙、屋顶都成为攀爬、穿越的对象”这样专属于跑酷的浪漫。

“现在说跑酷,城市里大部分人都知道,但很少有人能清晰准确地描述。”这项在国外被称为“移动艺术”的体育项目,在中国被涂上了一抹武侠色彩,周杰伦歌词中“飞檐走壁莫奇怪,去去就来”概括了不少中国人对跑酷的想象。而小时候便对《天龙八部》里段誉的凌波微步着迷的张云鹏,至今仍然认为跑酷就像武侠小说里的轻功。

在刚开始练“轻功”的年月,国内跑酷环境并不好,“没有训练设施,柔软的草地、沿海城市的沙滩、有一些张云鹏心中的公园”都成为跑酷爱好者的聚集地。最初,张云鹏在草地上练了一年的空翻,后来有了一些成绩,学校的体操馆也对他开放。为了能和全国的跑酷高手切磋,张云鹏频繁参赛,常常把自拍的跑酷视频放到网上,但无论是完成让人瞠目结舌的新动作,还是练习过程中出现失误,他眯着眼睛咧着嘴的形象都会出现在视频里,渐渐地,这张赛时沉静、赛后阳光的面孔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电视荧幕上。

在东南卫视、江苏卫视、中央电视台的一些栏目里,张云鹏总以一个“武林高手”的形象出现,双金刚飞小型汽车、空翻翻越两辆行进的卡丁车等挑战,他总是有惊无险地圆满落地,但在这些看上去十分惊险的动作背后,谁也想不到,张云鹏练习跑酷至今,经常“把脚踝崴得像鸡蛋那么大”。“前3年,我做梦、发呆都与跑酷有关,特别疯狂,现在尽管我对跑酷还是很痴迷,但会更顾及家里人的看法,不让爸妈担心。”

但挑战不会停止。“参加了很多节目和挑战,才会被关注。”对张云鹏这样在国内已经具备相应水准的跑酷达人而言,在镜头前完成挑战是一种生存之道。“在中国跑酷圈子里‘混’很难,没几个能赚到钱的,大部分选手的收入都不稳定。知名度很高的能接一些运动品牌代言,相对弱一些的靠电视节目或商业演出,如发布会、房地产开盘等机会谋生,一次收入在四五千元,但这样的机会一年只有五六次。”

为了保持挑战的新鲜感,很多时候跑友间要“翻墙”到国外的网站寻找新的动作去模仿,但最近几年,张云鹏等跑酷高手得到不少和蒂姆这样的“国际大腕儿”交手的机会,甚至完成超越,这样的趋势让他对中国的跑酷充满希望,“跳单杠体现的只是跑酷技术中的定点跳,我们的整体水平比国外还差得远。”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后,张云鹏的语气刻意隐藏了兴奋,“好在咱们和国外也开始接轨了。”

接轨的除了赛事外,还有跑酷与电影的结合。2004年,法国影片《暴力街区》系列上映,主演大卫·贝尔凭借一身出色的跑酷功夫风靡海内外。“国内跑酷选手做电影主角不太可能,大部分是动作替身。”如电影《十月围城》甄子丹追逐的桥段,便由张云鹏的跑友担任。“我们看电影,常常会讨论落地是否完美,跳跃动作是否合理,我们一看就知道动作完成得真实不真实。”张云鹏露出一丝得意,“但电影圈要熬很久,无论水平多高,只能当替身。”

话虽如此,张云鹏同样有登上大荧幕的想法,“我最近在健身,想让自己更壮一点,另外,也要让自己更成熟一些,毕竟电影圈的水很深。”但平日里,当亲戚朋友想让他秀秀绝技,“就让他们看电视”,别人跑酷为了吸引女孩儿,“别人看我就会停下来,等她们走了再练”,他甚至认为把Parkour翻译为“跑酷”并不妥当,“这项运动不是只有跑和耍酷,酷这件事,不要在字面上表现。”他终究是个内向的人。

本报北京2月25日电